欢迎进入安徽梅赛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网站!咨询热线:400-885-6583

系统性红斑狼疮检测标志物(三)——抗组蛋白抗体

发布日期:2024-05-06 浏览次数:427

自身免疫性疾病是免疫系统对宿主自身抗原发生病理性免疫应答、造成其组织或器官的病理性损伤、影响其生理功能、并最终导致各种临床症状的状态。


系统性红斑狼疮(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SLE)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全身多系统多脏器受累、反复的复发与缓解、体内存在大量自身抗体为主要临床特点,几乎可以影响身体的任何器官。如不及时治疗,会造成受累脏器的不可逆损害,最终导致患者死亡。SLE患病率地域差异较大,目前全球SLE患病率为0~241人/10万人,中国大陆地区SLE患病率约为30~70人/10万人,男女患病比为1∶10~12。


组蛋白(Histones)是细胞核内的一种碱性蛋白,由H1, H2A, H2B, H3和H4五个家族成员组成。其中,H2A-H2B二聚体与H3-H4二聚体各两组形成一个八聚体的核(Core),DNA缠绕于核外侧,共同构成核小体的拓扑结构。H1作为连接元件(Linker)与核小体之间的DNA连接区结合。据估计,24%-95%的自发性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和 67%-100%的药物诱导型狼疮(DIL)患者都有组蛋白特异性抗体。抗组蛋白自身抗体(AHAs)常见于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在50-80%的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患者体内可见,尽管H1和H2B是SLE中最常见的表位,但许多SLE患者体内抗体具有针对组蛋白复合物的构象依赖性。AHAs虽然缺乏诊断特异性,但在药物性狼疮患者中的检出率很高(>95%),特别是在接受普鲁卡因胺、肼屈嗪和异烟肼治疗的抗核抗体阳性患者的诊断中。AHAs也普遍存在于Felty综合征(83%)、类风湿性关节炎(75%)、幼年型类风湿关节炎JRA(50-75%)、硬皮病、全身性硬化和混合性结缔组织病。在非风湿性自身免疫疾病中,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患者血清中AHAs的阳性检出率约有76%,且大部分是抗H1抗体。


 产品说明 

梅赛泰生物天然组蛋白抗原(包含所有五种主要组蛋白:H1、H3、H2A、H2B和H4)是在温和理化条件下运用多种色谱层析纯化技术从小牛胸腺中制备而来,以获得对病人自身抗体的最大反应性。

 产品优势 

高同源性

梅赛泰组蛋白抗原使用天然来源的原料,可以一定程度上保证正确的翻译后加工以及三级和四级结构,对依赖抗原构象的自身抗体检测尤为重要。动物来源的自身抗原不仅拥有天然构象,而且与人类相应蛋白的初级序列相比具有极高的同源性。从牛胸腺制备的所有其他自身免疫抗原序列的同源性已被证明与人类序列相同或高度同源。

高纯度

梅赛泰自身免疫抗原产品最低放行标准为纯度达到>90%。采用高分辨的层析分离技术对最终产品进行纯化以达到此标准,并严格控制杂质,以保证使用其制备的试剂在检测时背景值/空白值极低。

 High Purity 

Histones抗原的SDA-PAGE 显示,该组蛋白抗原具有高纯度且具有完整的组蛋白结构,呈现为12-16 kDa的组蛋白核心-核小体条带,以及30-35 kDa的组蛋白H1条带。Western Blot结果进一步验证了该组蛋白抗原的高纯度及完整性。

高活性

梅赛泰自身免疫抗原具有活性高的特点,使用ELISA方法验证时,即使低浓度(10-100ng/well)包被,也可以检测到自身抗体。线性表位和依赖构象的自身抗体识别表位都可以被高灵敏度的检出。

 Highly Active 

将不同浓度的Histone抗原包被于ELISA板上,并使用Histone阳性患者血清进行检测。推荐抗原包被量为0.1 μg/孔,0.20 mg的Histone可包被200个酶标孔。

应用

目前临床上比较常用的检测方法是间接免疫荧光法、Elisa、化学发光等。梅赛泰生物自主研发多种标记工艺,目前组蛋白抗原在化学发光平台工艺成熟,临床阴阳性样本区分度明显,为后续SLE的诊断、鉴别诊断以及规范治疗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梅赛泰生物自免系统产品 

 参考文献 

[1] Tian J, Zhang D, Yao X, et al. Global epidemiology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 comprehensive systematic analysis and modelling study[J]. Ann Rheum Dis. 2022 Oct 14:ard-2022-223035. doi: 10.1136/ard-2022-223035.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6241363.

[2] 曾小峰,陈耀龙.2020中国系统性红斑狼疮诊疗指南[J].中华内科杂志, 2020(3):172-185.DOI:10.3760/cma.j.issn.0578-1426.2020.03.002.

[3] Doyle HA, Aswad DW, Mamula MJ. Autoimmunity to isomerized histone H2B in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utoimmunity. 2013 Feb;46(1):6-13. doi: 10.3109/08916934.2012.710859. Epub 2012 Dec 3. PMID: 22967069; PMCID: PMC3543506.

[4] Burlingame RW, Rubin RL. Drug-induced anti-histone autoantibodies display two patterns of reactivity with substructures of chromatin. J Clin Invest. 1991 Aug;88(2):680-90. doi: 10.1172/JCI115353. PMID: 1864977; PMCID: PMC295413.

[5] Rubin RL, Burlingame RW. Drug-induced autoimmunity: a disorder at the interface between metabolism and immunity. Biochem Soc Trans. 1991 Feb;19(1):153-9. doi: 10.1042/bst0190153. PMID: 2037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