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安徽梅赛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网站!咨询热线:400-885-6583

系统性红斑狼疮检测标志物(二)——抗核小体抗体

发布日期:2024-05-06 浏览次数:433

自身免疫性疾病是免疫系统对宿主自身抗原发生病理性免疫应答、造成其组织或器官的病理性损伤、影响其生理功能、并最终导致各种临床症状的状态。


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其特征是产生针对细胞核成分的抗体,并伴有多种临床表现,几乎可以影响身体的任何器官。SLE总体发病率为70人/10万人,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继心脑血管疾病、癌症后威胁人类健康的第三大杀手,中国保守估计有100万人患有SLE。这种疾病是慢性的,但确实有相对无症状的时期。炎症和器官损伤可由免疫复合物的沉积或自身抗体与细胞表面的结合引起,从而导致补体激活和组织损伤。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根本病因尚不清楚,但它涉及遗传和环境因素。自身抗体检测对SLE的预测、诊断和治疗至关重要。抗核抗体(ANA)几乎存在于所有 SLE 患者中,是 SLE 最敏感的检测方法。然而,ANA 并非 SLE 特异性抗体,可以在许多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健康个体中发现。系统性红斑狼疮的重要标志物是组蛋白、核小体、dsDNA、Sm、RNP、PCNA、C1q 和 Ku 等。核小体、dsDNA 和 Sm 抗原表现出最高的疾病特异性。


自身抗体检测是自身免疫病诊治中的重要工具,随着早期诊断、规范化治疗的开展,自身抗体检测在疾病诊断、监测及预后评估中发挥的作用也日益受到重视。


核小体是染色质的基本结构单位,在真核细胞的细胞核中由DNA和H1、H2A、H2B、H3和H4五种组蛋白(histone)构成。两分子的H2A、H2B、H3和H4形成一个组蛋白八聚体,约146 bp的DNA分子盘绕在组蛋白八聚体构成的核心结构外面1.75圈形成了一个核小体的核心颗粒(core particle)。组蛋白H1在核心颗粒外结合额外的20 bp DNA,锁住核小体DNA的进出端,起稳定核小体的作用。抗核小体抗体(AnuA):AnuA可出现于SLE的早期,比抗dsDNA抗体、抗组蛋白抗体更早出现,并且敏感性、特异性均较高。在SLE患者中阳性率为50%~90%,特异性>90%,因此在SLE的诱导和致病中有重大临床意义。

产品说明 

梅赛泰生物核小体抗原从小牛胸腺染色质制备而来,含有与长度约146个碱基对的DNA结合的四个核心组蛋白H2A、H2B、H3和H4,不含组蛋白H1,能更高效的与病人体内的抗核小体抗体(AnuA)结合。

 产品优势 

高同源性

梅赛泰核小体抗原使用天然来源的原料,可以一定程度上保证正确的翻译后加工以及三级和四级结构,对依赖抗原构象的自身抗体检测尤为重要。动物来源的自身抗原不仅拥有天然构象,而且与人类相应蛋白的初级序列相比具有极高的同源性。从牛胸腺制备的所有其他自身免疫抗原序列的同源性已被证明与人类序列相同或高度同源。

高纯度

梅赛泰自身免疫抗原产品最低放行标准为纯度达到>90%,其中核小体抗原纯度可达95%。采用高分辨的层析分离技术对最终产品进行纯化以达到该标准,并严格控制杂质,以保证使用其制备的试剂在检测时背景值/空白值极低。

 High Purity 

Nucleosome抗原的SDS-PAGE 显示,该抗原的核心组蛋白具有高纯度,呈现为12-16 kDa的主带。Agarose gel显示该抗原包含约150 bp的DNA分子,保证其真实的多聚体结构,避免不当聚集,确保良好的均一性。

高活性

梅赛泰自身免疫抗原具有活性高的特点,使用ELISA方法验证时,即使低浓度(10-100 ng/well)包被,也可以检测到自身抗体。线性表位和依赖构象的自身抗体识别表位都可以被高灵敏的检出。


 Highly Active 

将不同浓度的Nucleosome抗原包被于ELISA板上,并使用Nucleosome阳性患者血清进行检测。推荐抗原包被量为0.1 μg/孔,0.20 mg的Nucleosome可包被200个酶标孔。

应用

目前临床上比较常用的检测方法是间接免疫荧光法、Elisa、化学发光等。大部分发光厂家以磁微粒为基础开展发光试剂的研发,多用羧基磁珠偶联,因此要求被偶联物有足够的伯氨基,核小体的组蛋白被包裹在外圈DNA分子内,而由于外圈DNA双螺旋结构的原因,各碱基以二氢键或三氢键的方式藏于双螺旋结构内部,即没有多余的伯氨基团与羧基磁珠偶联。因此核小体与磁微粒的偶联是化学发光验证关键点和难点。梅赛泰生物自主研发多种标记工艺,目前核小体在化学发光平台工艺成熟,临床阴阳性样本区分度明显,为后续SLE的诊断、鉴别诊断以及规范治疗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性能验证

梅赛泰自主研发的核小体抗原性能优良,与国际知名度较高厂家生产的抗原一致性良好,无显著性差异。

梅赛泰生物自免系统产品 

 参考文献 

[1] 曾小峰,陈耀龙.2020中国系统性红斑狼疮诊疗指南[J].中华内科杂志, 2020(3):172-185.DOI:10.3760/cma.j.issn.0578-1426.2020.03.002.

[2] Justiz Vaillant AA, Goyal A, Varacallo M.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Updated 2023 Aug 4]. In: StatPearls [Internet]. Treasure Island (FL): StatPearls Publishing; 2024 Jan-. Available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535405/

[3] Zeng Y, Xiao Y, Zeng F, Jiang L, Yan S, Wang X, Lin Q, Yu L, Lu X, Zhang Y, Lin Y. Assessment of anti-nucleosome antibody (ANuA) isotyp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prediction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nd lupus nephritis activity. Clin Exp Med. 2023 Sep;23(5):1677-1689. doi: 10.1007/s10238-022-00942-w. Epub 2022 Nov 16. PMID: 36385418.

[4] Su Y , Jia R L , Han L ,et al.Role of anti-nucleosome antibody in the diagnosis of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J].Clinical Immunology, 2007, 122(1):115-120.DOI:10.1016/j.clim.2006.10.003.

[5] ZHANG Hui.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血清抗核小体抗体水平及其意义[J].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0(001):020.